首页 资讯中心 业界 阅读正文 :
推荐微博无视听节目许可?广电总局叫停后股价大跌

映客“打肿脸充胖子”,如今因资金缺口卖身?

来源: 驱动中国 文:刘骋骋 2017-05-10 17:53 访问量:
驱动中国2017年5月10日消息  今年年初就曾盛传映客将和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以及BAT中的某一家接触,寻求接盘,但现实总是很残酷。今日宣亚国际发布公告,宣布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为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映客)预计不低于50%的股权。并且为了规避证监会最近严查上市公司重组并购的限制,此次并购拟全部采用现金收购。 映客的“卖身”让很多网友云里雾里,直播行业一夕爆红,而映客也算是其中的老功勋了,怎么会突然出售控股权,其实,这可能是所有直播平台都面临的窘境——造血能力低下。直播的现状一言难尽。 mp54892351_1452967866115_2 巅峰时期的映客 映客成立于2015年3月,旨在打造90后单身人群最喜欢的视频社交应用。在2016年1月4日,昆仑万维向映客投资6800万元,认购映客新增注册资本22.669万元,取得映客增资完成后18%的股权。2016年9月,昆仑万维曾出让其所持3%股权,套现2.1亿。以此计算,映客当时估值70亿元。 在直播之风最盛行的2016年,映客更是采取多种策略一路赶超,“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已经充分说明了映客在80多家直播APP中脱颖而出的傲娇。 映客还请来一众大咖明星做直播,刘涛、蒋欣的直播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仅开场5分钟导致服务器瘫痪,还有“BIGBANG映客直播权志龙、胜利等现场电话互动,超过600万女粉丝落泪”,映客还投入户外、影院贴片、门户,各种分众广告的投放都为映客换取了较高的市场份额。 2301_160407140533_1 “造假”的映客 赚足吆喝的背后,映客也有着更多的心酸,其刚上线初期就被APP Store下架三次,频繁的下架除了“涉黄”之外,刷榜成为了最可能的原因,因为映客在App Store的滑铁卢正好赶在了苹果进行防刷榜的大范围处罚行动之时,映客或许正是因此被清理下架。 除刷榜外,映客也有着直播平台的弊病——刷粉,刷粉已经成了直播行业心照不宣的秘密,在某些电商平台网站甚至出现明码标价的针对映客等热门直播平台的刷粉服务,5000粉丝1元,10分钟便可搞定。 有记者曾经在映客中开启一期黑屏直播,在没有将直播分享给任何好友的状态下,开播10秒就已经进入了12个观众,这些观众有头像,有昵称,有定位“用户”,其映客号均以4000开头。 有业内人士透露,映客目前的刷量在150-200倍之间,也就是说,直播间内显示有10000名用户,实际可能只有50人。虽然映客曾经表示刷粉对它们而言是一种黑客行为,公司有技术检测,一旦发现就会处理,但刷粉仍然成为直播行业中难去的毒瘤。 147053931132293013 “入不敷出”的映客 避开刷粉不谈,属于行业佼佼者的映客实际的收益又是如何呢? 有市场营销行业人士透露了社交派软件“派派”之前请来12位明星做代言,在一线城市的办公司楼宇做视频广告,一个季度的市场投放刊例价是4.5亿,实际投入也达到1.2亿。以此作参考,名气更大的映客在当时请大咖明星、做分众广告等的市场投入力度可能会更加庞大。 而映客的收入来源似乎并不能与投入相匹配,虽然映客在去年9月份融资之后估值达到70亿,但对比其2015年的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一年的零利润还不如北京的一套房。 再者,映客一直坚持不签约主播,虽然免去了天价签约费,但也失去了主播带来的红利优势,仅靠打赏分成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难以抵消宽带和签约主播的成本。 自然,映客的入不敷出其他平台也在经历,由欢聚时代和雷军投资的虎牙直播在2016年Q3的收入达到了1.97亿元,成本却接近2.7亿元,亏损超过了7000万。 829560075585617 “荷尔蒙”直播? 直播出现之时,由于各大平台秀场模式难脱色情怪圈,直播也被戏称为“荷尔蒙经济”,很多主播为了吸引粉丝,做出低俗色情的表演,斗鱼TV的“造人直播”还有前段时间的“黄鳝门”等丑闻你已经在社会引起负面效应。直播平台成为全国扫黄打非网的密切关注对象,但仍然有很多平台的主播铤而走险。 上个月,仅央视曝光的涉嫌存在低俗色情的直播平台就有火山、花椒、麻椒、陌秀等,更早之前的还有千树飙车、夜撩直播、夜魅社区(蜜桃秀)、嘿秀等平台,纷纷存在主播涉黄行为。很多主播还为了逃避监管,将直播平台上的流量导入微信、QQ等社交软件,进行付费淫秽视频播放、还有付费一对一裸聊等违规直播。 但从9月、11月、12月相关部门出台了3项规定,还已经针对直播平台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强力措施,且明确提出了直播平台“双资质”的要求,监管力度也在不断加强,多家直播平台被强制关闭,还有部分责令整改。 就在前几日,老虎平台的“黄鳝门”女主播琪琪就已经被抓,黄鳝门视频也早被封禁,如此形势下,直播平台也“畏手畏脚”,盈利能力再次缩水,映客难免不受波及。 “卖身”的无奈 经历了野蛮生长的直播“红利”正在下降,而映客又不幸陷入“前期超高成本投入,后期实际流量下降,用户付费意愿低”的瓶颈,有直播行业人士猜测,映客的卖身可能是因为存在一定的资金缺口,“直播一定要有造血能力,否则,融不到钱,那就要命了”,或许映客真的已经“弹尽粮绝”,碰上“要命”的时刻,映客也难以抵挡危局。  只是当初一直盛传会有BAT其中一家参与的美好愿景泡汤了,映客想要背靠大树的想法落空,还只能依靠宣亚国际这个刚上市不久的公司,不知映客甘心吗?      
刘骋骋
武松娱乐登录